塘步梅头信息门户网

搜索
本站首页 星座运势 大西洋城游戏体验·贝浩登:成功是悖论,越成功越困难!

大西洋城游戏体验·贝浩登:成功是悖论,越成功越困难!

2020-01-11 15:13:25| 来源: 网络

大西洋城游戏体验·贝浩登:成功是悖论,越成功越困难!

大西洋城游戏体验,艾曼纽·贝浩登(摄影/贾睿)

在权势林立的画廊界,这位曾经平凡无奇的法国年轻小伙儿,历时三十年缔造了属于自己的画廊帝国。艾曼纽·贝浩登(emmanuel perrotin)这个名字,注定已经写入了当代艺术的史册。他似乎正是为了打破艺术界古板的常规而来,一位画廊业的“不速之客”。

「 画廊帝国的“不速之客”」

=========

能够在当今画廊界取得成功,似乎对于中产阶级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。而艾曼纽·贝浩登(emmanuel perrotin)这位原本平凡的法国青年,如今在画廊界的成功绝不是一个偶然。今天,他已是全球排名前五的顶级画廊贝浩登(perrotin)的主人。

艾曼纽·贝浩登(emmanuel perrotin)于巴黎突汉街空间落成首展,2005年,背景作品:村上隆 ©2000 takashi murakami/kaikai kiki co.,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 摄影:jean-pierre khazem

在艺术界提起“贝浩登”,人们会立刻想到其极具品位的画廊空间与昂贵的地段,这无疑是快速认知该画廊的途径之一。贝浩登画廊先后在全球标志性的六大都市——巴黎、香港、纽约、首尔、东京、上海开设了空间,且均位于最昂贵的黄金地段。

贝浩登(巴黎)外观,摄影:guillaume ziccarelli

此外,贝浩登代理的艺术家几乎都是学术界与艺术市场的双重宠儿,其中包括享誉全球的艺术家村上隆(takashi murakami)、莫瑞吉奥·卡特兰(maurizio cattelan)、皮埃尔·苏拉奇(pierre soulages)以及汉斯·哈同(hans hartung)、胡里奥·勒·帕克(julio le parc)、苏菲·卡尔(sophie calle)等。

艾默格林&德拉塞特(elmgreen&dragset)大型户外装置作品《梵高之耳》(van gogh's ear)于纽约洛克菲勒中心现场,2016年,摄影:guillaume ziccarelli,图片提供:艺术家、美国公共艺术基金会与贝浩登

抛开当下的辉煌,30多年前,艾曼纽·贝浩登还只是法国charles cartwright画廊的一个助理。17岁实习,21岁开始了自己的画廊征程。从白手起家的创业者到世界顶级画廊主,他仅用了不到30年时间。艾曼纽·贝浩登,这位极具才华与头脑的法国年轻小伙,似乎正是为了打破艺术界常规而来的。

艾曼纽·贝浩登(摄影/贾睿)

「“任意妄为”,开启画廊篇章 」

=========

值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期间,《时尚芭莎》记者与贝浩登相约在其香港的画廊空间。伴随着优雅的法语和一身休闲装,他从画廊的观景玻璃窗前出现。贝浩登身上的朝气由内而外地散发,如同窗外不远处摇曳的海平面,让人感到放松。

贝浩登(上海):索尔·勒维特(sol lewitt)个展“墙绘”现场,2019年 ©2019 estate of sol lewitt/artists rights society (ars), new york. 摄影:颜涛

尽管已在画廊界打拼33年之久,而贝浩登仍旧视画廊主为一种充满新鲜与期待的工作。“每天我都会有全新的挑战,不断地面临选择,而我从未曾感到厌倦。”

1968年,艾曼纽·贝浩登出生于一个法国的普通家庭。不仅没有任何艺术资源,其父母甚至都不理解他在做什么。

galerie emmanuel perrotin巴黎空间旧址:艾默格林&德拉塞特(elmgreen&dragset)个展“paris diaries”现场,2003年

贝浩登(巴黎):丹尼尔·阿尔轩(daniel arsham)首次个展“homesick”现场,2005年

17岁决定踏足艺术领域的他面临着巨大挑战。21岁那年,贝浩登将做画廊助理的全部收入投资在了自己的画廊。“我觉得每次都把钱用在了最合适的地方,一直以来我都这么做,所以画廊发展得很快。”也正是凭借如此的“任意妄为”和魄力,他实现了贝浩登画廊的起步。

贝浩登(香港):徐震®个展“辉煌”现场,2019年,摄影:ringo cheung

贝浩登(巴黎):村上隆个展“learning the magic of painting”现场,2016年,摄影:claire dorn ©2016 takashi murakami/kaikai kiki co.,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

「 贝浩登的神秘武器 」

=========

值得一提的是,早在做画廊助理时,贝浩登就曾与老板提议做一款专门的软件用来储存相关分析数据,但并没被重视。于是,他便自发地做了许多数据分析工作,还整理了其它画廊艺术家的作品全集(catalogue raisonné),免费为艺术家提供这项服务,并由此与这些艺术家的代理画廊换得代理售卖其作品的权利。

凭借着这样的才华,贝浩登逐渐积累到更多的资金,为自己的画廊积累下关键的资金。

贝浩登(上海):上海空间落成首展——温·德尔维(wim delvoye)个展现场,2018年,摄影:ringo cheung ©studio wim delvoye, belgium/adagp, paris&sack, seoul 2019.

贝浩登(上海):索尔·勒维特(sol lewitt)个展“墙绘”现场,2019年,摄影:颜涛 ©2019 estate of sol lewitt/artists rights society (ars), new york.

直到11年前,贝浩登画廊才专门研发出一套只属于本画廊的相关系统。这便成为了捷足先登的重要优势,一件画廊界无人能及的神秘武器。

贝浩登(纽约):汉斯·哈同(hans hartung)个展“a constant storm. works from 1922 to 1989”,2018年,摄影:guillaume ziccarelli ©hans hartung/adagp, paris&ars, new york&sack, seoul 2019.

贝浩登(香港):丹尼尔·阿尔轩(daniel arsham)个展“fictional archaeology”现场,2015年

此外,贝浩登画廊还可谓是真正将艺术与商业做到了完美融合。现在看来,贝浩登的艺术衍生品永远都是供不应求的轻松产业。而最初,艺术衍生品往往会沦为很难销售出去的尾货。“其实这是很冒险的决定。早期衍生品价格很低,画廊买入的存货基数也大,需要出售大数量才能保持收支平衡。”

贝浩登回忆起其团队最疯狂的一次是在fiac艺博会,他们尝试以100欧元的低价出售单张版画作品(总版数300),两天内竟然就卖出了2000多张。

贝浩登(首尔):乔希·斯博林(josh sperling)个展“two purple tigers”现场,2018年,摄影:youngha jo

在贝浩登看来,衍生品能使普通人更快更易地将艺术家的理念带入日常生活中,并自然而然地与之产生兴趣与联结,进而逐步对艺术家的创作开始深入了解。这一点很好地将艺术家作品中晦涩、曲高和寡的第一印象顺利转换为具有亲和力的艺术感染。

如今,画廊推出的艺术衍生品总会是最热门的商品。而比起利润,贝浩登更希望藏家从中有所收获,以及艺术家的知名度从中有所提升。

贝浩登(香港):jr“pattern”户外天桥项目现场,2012年 ©jr-art.net

「 卖艺术品和卖桌子不一样 」

=========

多年以来,贝浩登画廊一直十分关注年轻艺术家的创作,并不断拓展并找寻年轻而青涩的身影。“我很享受与年轻艺术家合作的过程,这也是我的荣幸。”贝浩登说道。

贝浩登(巴黎):村上隆个展“learning the magic of painting”现场,2016年,摄影:claire dorn,©2016 takashi murakami/kaikai kiki co.,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

早在2002年,贝浩登就与年轻艺术家丹尼尔·阿尔轩(daniel arsham)进行了合作。此外,近年来,画廊还和乔希·斯博林(josh sperling)、艾米莉·梅·史密斯(emily mae smith)、吉妮西丝·贝朗格(genesis belanger)等多位艺术家展开合作,彼此之间有着多年的深厚友谊。

尚-米歇尔·欧托尼耶(jean-michel othoniel)大型喷泉雕塑装置《alfa》于多哈卡塔尔国家博物馆前落成现场,2019年 ©jean-michel othoniel/adagp, paris&sack, seoul 2019.

贝浩登(香港),胡里奥·勒·帕克(julio le parc)个展“光·镜”现场,2019年,摄影: ringo cheung ©julio le parc/adagp, paris&sack, seoul 2019.

而当下,贝浩登作为最“带货”的画廊之一,每年在艺术界的工作量十分惊人。仅仅去年就组织了45次画廊展览,并参加了多达21个国际艺术展会。在竞争无比激烈的艺术界中,贝浩登深谙画廊间恶性竞争的危害,所以他一直保持合作精神,这也是画廊能在各大艺术盛会上顺利运作的原因之一。

贝浩登(香港):塔蒂安娜·杜薇(tatiana trouvé)个展“house of leaves”现场,2017年,摄影:ringo cheung ©tatiana trouvre/adagp,paris&sack,seoul 2019.

贝浩登(上海):上海空间落成首展——温·德尔维(wim delvoye)个展现场,2018年,摄影:ringo cheung ©studio wim delvoye, belgium/adagp, paris&sack, seoul 2019.

“我们的团队现在有132人,合作的效率非常高。尽管大家压力很大,却始终想为艺术家提供最好的一切。比起继续扩张‘贝浩登’,我更希望着眼于眼前,把现有的几家画廊做到最好。”

贝浩登(上海)所在大楼外观,摄影:ringo cheung

很多人觉得贝浩登幸运,似乎一切都那么顺利。而在他看来,这其实是个悖论,“如果你已经成功了,就会看起来很容易,但这实际上意味着更大的困难。”贝浩登说道:“卖艺术品和卖桌子不一样,我们可以通过一件名贵的艺术品挽回前几个月的损失。正因为我们成功,所以背后付出的更多。”

贝浩登(香港):朴栖甫个展“描法”现场,2016年,摄影:jjyphoto

贝浩登(纽约):汉斯·哈同(hans hartung)个展“a constant storm. works from 1922 to 1989”,2018年 ,摄影:guillaume ziccarelli ©hans hartung/adagp, paris&ars, new york&sack, seoul 2019.

人们都能看到贝浩登在画廊行业所做出的信息改革取得的显著效果,却意识不到这实际是一场极其漫长又十分耗费精力的工程,他时常面临的挫败感只有他与其团队深有体会。10年前的有些想法,贝浩登直至今天才得以实现。

贝浩登(上海):村上隆个展“村上隆在奇幻仙境”现场,2018年,摄影:颜涛 ©2018 takashi murakami/kaikai kiki co.,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

就像他所说的,“贝浩登不仅是为了赚钱而存在的画廊。我们致力于推广更多的艺术家走向公众,为他们争取话语权。这是我们的责任所在,也是我们一直所坚持的。”

精彩回顾:

豪瑟沃斯:重塑成功商业画廊的定义

大卫·卓纳:艺术帝国缔造者

你了解达·芬奇?这20个小秘密你可能一个都不知道!

[策划/齐超][摄影/贾睿][编辑、采访、文/张婧雅][图片提供/贝浩登][原文刊载于《时尚芭莎》6月下]

[本文由《时尚芭莎》艺术部原创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]
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scubets.com 塘步梅头信息门户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